走进大师系列专题——丰子恺

2018-8-29 蓝蓝 随笔的一些文章

走进大师系列专题——丰子恺

 贺红阳

如果您想订阅本博客内容,每天自动发到您的邮箱中, 请点这里

每一个独立自由的灵魂 都是生活的艺术家。


(前言:再第一次开始运营公众号时候,其实有想了很多主题。对于学习技能方向大家可能会更甚喜欢。可是最终确定每周一的发文是关于中国大师系列的文章。因为古语有云教育的四阶段:先德行,而后言行,政治,最后才是学问。这里的学问便是如今的技法。而今交技法的文章太多,了解文化常识的太少。而学习要追书本源,学到根本上,才能以不变应万变。生活的常识,历史的常识是我们现在的短板。既学艺术设计,必要了解设计艺术历史,了解在艺术设计里闪闪发光的前辈们,我们才知道什么是好,才不会被当前的流行所困惑,在设计艺术中能够找到一种释放感,并通过艺术来思考自己的生活。)



今天带大家认识一位民国时期童心未泯的“小大人”——丰子恺先生。以纯真漫画,搭建属于孩子的自由世界。


丰子恺(1898年11月9日——1975年9月15日),浙江嘉兴桐乡人。原名丰润,后改为子恺,笔名TK。师从李叔同(弘一法师)和夏丏尊。


丰子恺一生多才多艺,著作等身。在众多艺术领域取得了卓越成就。他的漫画闻名于世,散文,音乐研究,译作也十分出色。丰子恺的漫画简洁生动,清新自然,意味深长,既有古典诗词的美妙意境,又不失中国传统绘画的章法和气韵。是中国近代漫画的鼻祖和抒情漫画的创始人。


丰子恺先生在画画


1914年,丰子恺考入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,师从李叔同和夏丏尊。

夏丏尊负责教授国文课,他所提倡的白话文被丰子恺奉为圭臬,其中通俗平易的特点,贯穿了丰子恺往后一生的创作。

夏先生也同时担任舍监,他事无巨细地关心着丰子恺的生活,这种照料在很大程度上,让初到陌生环境中的丰子恺,内心有了安全与归属感。

另一位恩师李叔同,可以说是对丰子恺影响最大的人。他不怒自威的气质深深吸引着丰子恺,丰子恺曾表示:凡是李先生喜欢的我都喜欢。

李叔同教音乐美术课,在丰子恺眼中,李叔同凡事认真。在他“温而厉”的教导下,丰子恺养成了做事一丝不苟的习惯。

有一天晚上,一向极少论人的李叔同,把丰子恺叫到身边对他说:在我所教的学生里,从没有见过像你这样快速进步的。回去后,丰子恺在日记本里写道:当晚这几话,便确定了我的一生。

此后两年,丰子恺在绘画上下足了苦功,有空就向李叔同请教,他们的关系也越发亲近起来。

丰子恺曾撰文《我与弘一法师》,专门描述他心中的李先生:“就人格讲,他当教师不为名利,为当教师而当教师,用全副精力去当教师;就学问讲,他博学多能,其国文比国文先生更高,其英文比英文先生更高,其历史比历史先生更高,其常识比博物先生更富,又是书法金石的专家,中国话剧的鼻祖。他不仅能教图画,音乐,还拿许多别的学问为背景来教他的图画,音乐。夏丏尊先生曾说:“李先生的教师,是有后光的。”像佛菩萨那样有后光,怎不教人崇敬呢?而我崇敬他,更甚于他人。


《丰子恺漫画全集》由《儿童相》、《儿童相 学生相》、《社会相》、《社会相》、《护生画集》、《绘画诗歌》、《绘画小说 封面插图》、《彩色画卷》和《彩色画卷(精品画集)》九卷组成,全面收录了丰子桤先生生平所画的优秀漫画。


以下图片来自《丰子恺漫画集》



丰子恺的画和文,如同“一片片落英,含蓄着人间的情味”,又如“一首首带核儿的小诗”,句句含情。从饱读诗书的文人到平头百姓,对他的画和文章都有很高评价。


我的脑子里有一个“丰先生”的形象:一个与人无争、无所不爱、一颗纯洁无垢的孩子的心。——巴金


从丰子恺先生那里,我学到了朴素。——林清玄


他的画极家常,造境着笔都不求奇特古怪,却于平实中寓深永之致。——朱光潜


“我们都爱你的漫画有诗意,一幅幅漫画,就如一首首小诗,带核儿的小诗,我们就像吃橄榄似的,老觉着那味儿。”——朱自清


“我觉的,丰子恺是现代中国最像艺术家的艺术家,这并不是因为他多才多艺,会弹钢琴,作漫画,写随笔的缘故,我所喜欢的,乃是他的像艺术家的真率,对于万物的丰富的爱,和他的气品,气骨。如果在现代要想找寻陶渊明,王维那样的人物,那么,就是他罢了。他在庞杂诈伪的海派文人中,有鹤立鸡群之感。”——吉川幸次郎(日本汉学家)


以儿童为师,以自然为友,以“赤心国”和“明心国”作为自己毕生的“理想国”,不忘初心,作善知识。丰子恺先生一生的故事和作品,不仅向我们呈现了一个单纯,烂漫,和完整的童心世界,也让我们领略了一种亦诗亦哲,童心即佛性的生命境界。——徐鲁(诗人,作家)


“儿童”在丰子恺漫画里出现频率最高,可以说,他画尽了孩子的喜、怒、哀、乐、懵懂、稚拙等多面的神采。

他和孩子们一起办家家酒、唱歌、画图、做游戏,带孩子们散步远足。他随身带着一个小本本,孩子的言行举动常被他迅速描绘下来,成为取之不尽的创作素材来源。


丰子恺曾说:“我的心为四事所占据,天上的神明与星辰,人间的艺术与儿童。”他认为世间事物的真相,只有孩子们能最明确、最完全地见到。因此,他借助儿童的视角,细致描摹世间的温柔与感动。

在对孩子的不断记录和创作中,他深深地体察他们,了解他们,亦步亦趋地随着他们成长。


最是好光景,努力惜春华。

他是“最像艺术家的艺术家”,也是最懂孩子的爸爸.

在丰子恺的漫画里,既有成人改造孩子的无错之过,又有孩子必然成人的无可奈何。他没有站在教育家的角度上,石破天惊地针砭时弊。而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出发,对世间美好单纯的消逝,流露出无比的惋惜之情。

他有最有效,最愉快,也是最省钱的方案——他能够听懂孩子们的心。


他极尽全力地抛开大人的思维,反对以成人之心,度孩子之意。他常常站在孩子的立场上,以饱含同情的笔墨,绘出成人对孩子无形的伤害,在这个过程中,他戳到了中国教育的痛点。


有这样一个故事:有一回,弄堂里来了个卖小鸡的小贩。孩子们看着雪球似的小鸡十分可爱,哇哇大叫起来:“要买,要买!”

小贩仗着孩子们的喜欢坐地起价。丰子恺觉得不值,就没买。

他拉着没得到小鸡而哭泣的孩子们回家,想教导他们,下次千万别再嚷着“要买,要买”啦!可他实在没法把这话说出口。这难道不就是教导孩子,“看见好的嘴上不可说好,想要的嘴上不可说要”吗?


孩子最可贵的就是天真烂漫的性格。如此教育他们“懂事”,乖觉圆滑,岂不是早早叫他们做一个面目虚伪的大人了么?回到家里,丰子恺眉头微蹙,写下这篇文章,也记录了自己的困惑与思考。这样的生活小片段,在新书《日月楼中日月长》,随处可见。


人要像小孩一样,怀有一颗善良纯真之心,看待世间万物,才会懂得那些小事的真正趣味,才能看到更多生活的美。


家人共度欢乐时光,连墙上的钟都在笑


一生童真,一生有趣



“世寿所许,定当遵嘱”

李叔同出家了,法号弘一法师。他知道,老师的爱国热忱从未歼灭,为了帮助老师弘扬慈怀,他决定为弘一法师画一部《护生画集》,40岁画40副,50岁画50副,直到100岁画100副。

为了笃定意志,他给老师留下一封信,写了八个字:“世寿所许,定当遵嘱。”即若自己能活到老,便将此画按约定完成。师徒两人发愿流布“护生画集”,商议由丰子恺作画、弘一大师题字。

“护生画集”,所谓“护生”即是“护心”。

弘一法师说:“去除残忍心,长养慈悲心,然后拿此心来待人处世”。

画集预计在1929年出版,丰子恺想到,那时弘一大师正好50岁,何不画成50幅出版,以贺恩师50寿辰。丰子恺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弘一大师,弘一大师也极为赞成。就这样,由丰子恺作画、弘一大师配文、马一浮先生作序,在1929年弘一大师50岁时,50幅的“护生画集”出版。


1938年,日军侵华、丰子恺携着一家老小,颠沛流离,过着逃难求生的日子。眼看弘一法师60岁生日在即,无论什么情况,都不能忘了那60副画作。

某个夜晚,大雨滂沱,一家人躲在一间屋子里避雨安顿,桌子上正摆着未创作完的画作,不巧桌上的瓦当处有一漏洞,把整个画稿浸湿。丰子恺没有办法,只能熬夜赶制,一连下了一周雨,一连熬了一周夜,为此他染上风寒,依旧不忘弘一法师的重托。


后来弘一大师没能等到“护生画集”的后几集,就在1942年、63岁虚龄时,在福建圆寂了。弘一大师圆寂前,心里记挂着《护生画集》的事,他曾经给友人写信,希望友人能帮助丰子恺完成后几集的编绘工作,他在信中说:

“务乞仁者垂念朽人殷诚之愿力,而尽力辅助,必期其能圆满成就,感激无量。”

但后来他委托的朋友也相继过世,这样“护生画集”的创作使命就落到了丰子恺一个人的身上。丰子恺牢记恩师嘱咐,决心把“护生画集”继续画下去。


无论遭遇了什么身心上的折磨,乐观的丰子恺一直瞒着家人,报喜不报忧。

直到有一年冬天刚下过大雪,女儿丰一吟去给他送御寒的衣服,看到父亲孤独地站在寒风飕飕的田野里,胸前挂着一个蛇皮袋,正在一点点地摘棉花,全身冻得直发抖。之后,在女儿的一再要求下,丰子恺才带着女儿去了自己的住处,女儿在那个破旧的牛棚草屋里,清楚地看到父亲的枕头边还有一堆没融化的积雪。后来因为环境的恶劣和非人的折磨,患上严重肺炎的丰子恺被允许回家养病,此时的他已经是76岁的古稀老人了。

回到家中的丰子恺并没有按照医生的要求,好好休息,积极配合治疗;相反,他甚至偷偷扔掉医生开的药,因为这样他的病好不了,就可以继续留在家里、继续作画了。

他每天凌晨4点就起床,开始着手画《护生画集》的第六集,此时与恩师约定的最后一集还有6年时间;但丰子恺似乎隐约感觉到自己将不久于世,所以才拼命画的吧。

儿女们怕他累坏身体,也担心造反派随时来家里搜查,就把他的笔和纸都藏起来了,丰子恺就向他们哀求道:

“你们这是要我的老命呀,快还给我吧。”

1973年,丰子恺终于画完了“护生画集”第六集的100幅画;他自知不久于人世,便秘密委托给朱幼兰居士保管。

1975年,丰子恺与世长辞,未能见到六集“护生画集”全部出版。

1978 年,与丰子恺失去联系多年的广洽法师来到上海,本以为“护生画集”的第六集会遗憾缺失,却没想到丰子恺早已将第六卷的稿暗自完成,而丰已去世3年了。广洽法师跪在丰子恺灵前,老泪纵横,为丰超度祷告,深念故人。


随后,广洽法师将第六集的画稿和诗文带到了新加坡出版。这时丰子恺信守了半个世纪的约定,如愿以偿。

在这半个世纪的时间里,人生几经沉浮,世事几度沧桑;但丰子恺却始终抱守诺言,践行了对恩师“世寿所许,定当遵嘱”的承诺。

他把一件事,就这么做了一辈子。


“护生者,护心也。去除残忍心,长养慈悲心,然后拿此心来待人处世。这是护生的主要目的。”——丰子恺创作《护生画集》的宗旨


丰子恺先生文学造诣也很高。

著名服装设计师马可创造的“无用”品牌,其品牌精神便是来自丰子恺先生的《无用之美》。

个人品牌马可之无用(WuYong)之所以起名为“无用”,马可这样说道:““所有人都在追求有用,做个有用的人,做个有用的物件,买个有用的东西,是否有用甚至已成为我们做事的前提。但眼前的有用与未来的价值常常不同,我想做些眼前未必有用但以后会有价值的事,我想把人们眼中无用的东西变得有用,我想人们不再以是否有用作为取舍的原则。我喜欢无用,才能赋予它新的价值。价值从不在物件本身,而在使用的人。

所以无论从事设计艺术的哪个行当,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知识是我们创作的灵感源泉,正是这背后的东西让我们的作品变得深刻,美得深刻,赋有灵魂。


推荐大家阅读书籍吴浩然的《丰子恺的故事》,了解大师之后。推荐阅读散文随笔《缘缘堂随笔》,《缘缘堂再笔》《画中有诗》《白鹅》《活着本来单纯》漫画《子恺漫画集》《护生画集》艺术绘画《无用之美》。


这本书名字叫《无用之美》,然而《无用之美》只是丰子恺大师的一篇文章。这本书给大家讲的都是绘画门外汉需要普及的绘画知识,如何把绘画这门高雅的艺术向普通大众传播,这其实挺难的,我觉得丰子恺大师做到了。我觉的艺术的最高级形式便是与生活融为一体,你的一言一行,所思所想都是艺术。


作家安·兰德在《源泉》里写过一句话:“像个大人一样生存,像个孩子一样生活。”


蓝蓝设计www.lanlanwork.com )是一家专注而深入的界面设计公司,为期望卓越的国内外企业提供卓越的UI界面设计、BS界面设计 、 cs界面设计 、 ipad界面设计 、 包装设计 、 图标定制 、 用户体验 、交互设计、 网站建设 平面设计服务





标签: 大师欣赏


Powered by emlog 京ICP备12006971号-1 sitemap